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懒汉不再懒 养鸭忙脱贫


发布日期:2020-12-04 00:26 作者:admin 点击:

  “嘎嘎嘎”9月12日,在峡江县福民乡娄屋得村委戴坑水塘旁,村民何江喜一走进鸭棚,一大群鸭子就围过来。每天早晚蹲在鸭群中间,被成千上万的鸭子团团围住,这一刻是何江喜最幸福的时光。“我只要一进来,这些鸭子就全过来了。”说起鸭子,何江喜满脸笑意。

  今年56岁的何江喜,皮肤黝黑,扛着一包饲料走路很快,一看就是农家好把式。只是左肢套袖下的那半截残肢让他曾被村里人叫了20余年“懒汉”。

  1964年何江喜一出生,接生婆的一句“这孩子胳膊怎么少半截?”,让父母觉得有点儿对不住这个孩子。那个年代的农村,父母都急于外出赚钱,何江喜从小一个人学着穿衣、洗漱。何江喜有5兄妹,但他的父母并不会让他做什么事,以至于他连农活都不太会。

  1992年,他和隔壁塘下村姑娘王苏琴结婚了。婚后的两人只种了点口粮,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儿子何强的出生让这个家庭的生活更加捉襟见肘。“那个时候主要是我老婆做得多,记得有次我帮十个月大的儿子把尿,孩子屁股一扭,我左手不能抓住孩子,孩子就摔地上了。”何江喜说。

  何江喜的日常生活就是一只手牵着儿子在村子里溜达、看人打牌,然后回家吃饭睡觉。“不是我想懒,实在是我除了种点儿口粮,别的事也做不了。”说起过往,何江喜也有点无奈。

  日子就这么来到了2007年,妻子王苏琴因肝病在县人民医院住院两个月,花费了2万余元,出院回到家后的王苏琴身体特别差,干不了重活。

  2011年9月的一天,王苏琴咳嗽得厉害,到县医院一检查,结果给了这个贫苦家庭重重一击:肺癌。王苏琴在县医院治疗十余天后又被紧急送往南昌抢救,几天后医治无效离世,留给这个家庭12万元的债务。妻子离世后,何江喜每天无精打采,家里也不收拾、农活也不干。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在妻子离世的第三年,何江喜的母亲也因肺癌离世,兄弟三人共同负担那15万元的医疗费。对于一个没有收入的家庭来说,这笔债务更是雪上加霜了。

  2014年,何江喜因给家人治病欠债,加上身患残疾、劳动力差,被识别为建档立卡贫困户。帮扶干部曾小军来到他家中,看到像样点的电器还是结婚那年妻子娘家陪嫁来的那台黑白电视机。曾小军对何江喜说起宋家村一对夫妇宋茂杰和妻子二人虽然残疾,但自食其力养鸭致富,以及残疾人宋裕雁靠走村入户收废品抚养两个孩子长大等事例,积极帮助何江喜鼓起生活勇气,通过养鸭、种田脱贫致富。

  说干就干。2014年底,何江喜用5000元扶贫资金开始养鸭。“最开始什么也不懂,就请教别人,鸭苗拿回来后要注意啥,吃多少食,得病了要怎么治,不知道就去问。”何江喜说,平时还得观察鸭的精神状态,这就需要练就好眼力,在成千只鸭群中发现哪只状态不好,就得给它喂药、注射疫苗,防止交叉感染。现在的何江喜说起养鸭,头头是道。

  科技带来的发展也让何江喜有了大展拳脚的机会。“以前不会种田,现在有了收割机,种田也不那么费力了,我现在种了8亩早稻呢。”何江喜看着身旁的稻田开心地说。

  “江喜,又来喂鸭子呀。”“是呀。”一个村民路过鸭塘,跟何江喜打了个招呼。何江喜有点儿得意地对记者说:“现在村里人都不叫我懒汉了。”

  2017年,靠着辛苦养鸭、种田再加上儿子何强在外打工寄回来的钱,何江喜的外债已经全部还清。“还清了债,我就想着盖栋房子,政府资助了2.2万元,我再向亲戚借了些,年底就可以盖起一层房。”何江喜说。

  “现在政策好,政府给了我家里不少补贴,没什么后顾之忧。”何江喜说,行情好的年份,他光靠养鸭就有六七万元的收入。“今年下半年,我准备把房子装修下,儿子大了,也该成家了。”

现金捕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