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养牛最“牛 ”


发布日期:2021-03-14 13:13 作者:admin 点击:

  近年来,应县臧寨乡紧扣“一村一品”,在转型发展中依托当地优势,大力发展养殖业,一批牛、羊、猪、鸡专业村脱颖而出。今年全乡畜牧业总收入占到农业总收入的58%,全乡奶牛养殖园区达到22个,奶牛1.132万头,成为应县奶牛养殖第一乡。

  冯玉收是河北曲阳县农民,今年五十出头,从小热爱养殖业,养牲畜,倒卖牲畜成了他最爱的职业,人们叫他“牲畜迷”。早在上世纪80年代,冯玉收就在应县大临河乡养过一段奶牛。后因搞建筑暂时放弃了养殖业,挣钱后他又重回老本行。2003年,冯玉收投资3165万元,在臧寨乡花寨村西2000亩的盐碱地上,建起了62100平方米的朔州市玉收农牧有限公司。经过8年艰苦创业,奶牛养殖基本上实现了现代化管理,目前奶牛已达到1510头,日产奶16吨,获利410万元,平均每头产奶牛纯收入5254元,成了全县奶牛效益最好的状元。

  大家都在养奶牛,为什么冯玉收能独拔头筹?科技技术、“五化”管理成了他的制胜法宝。一是牛场建设标准化。全场合理划分了饲养区、产奶区、贮青区、防疫区、放粪区、种草区、办公区等;二是核心群优种化。他们采用美国国际资源育种公司产杰瑞克冷冻精液进行配种,保证了奶牛高产,每头奶牛年平均产奶7.3吨,而且奶质好,粗蛋白、粗乳脂等的含量分别高出了国家标准的0.42%、0.92%;三是牛群管理档案化。如饲养、防疫、培训、检查、物质等十几种档案,实行微机管理,网络监控,做到及时发现,及时处理;四是饲养管理科学化。首先是奶牛的分群管理。根据奶牛生理阶段分为犊牛、育成牛、成母牛三大群体。根据奶牛的生产性能和生理阶段,分别进行饲养,使日粮配制针对性更强、更准确、更科学。如对低产牛群,可配制廉价日粮,降低饲养成本;五是卫生防疫程序化。全场设有药房、防疫室、兽医室等设施,做到定期监测、定期消毒、定期防疫。

  韩仁兰是臧寨村一位农家妇女,虽是花甲之年,但干起活来依然风风火火,人称当今“花木兰”。

  早在1985年,韩仁兰就和丈夫创办了应县桑干煤电机械厂,成为全县民营企业的翘楚。2001年,雁门关生态畜牧经济区建设拉开了帷幕,韩仁兰在乡政府和县畜牧局的支持下,筹款100万元,办起了全村第一个规模化奶牛养殖场。为了买到优质奶牛,她跋山涉水,跑遍了大同、北京、内蒙古等奶牛场,经过半年艰辛辗转,购进优质奶牛35头。

  韩仁兰没有多少文化,但她爱揣摩,能吃苦。为了喂好奶牛,她寸步不离槽头,从繁育、喂养、防疫一个环节一个环节地熟悉,很快变成了养奶牛的内行。到2006年奶牛达到230头,进入全县十大奶牛养殖场之列。2008年,韩仁兰投资276万元,在臧寨村西占地47亩,建起了5000平方米的东升奶牛养殖合作社,为全乡养殖奶牛户搭建了服务平台,本村和周边村23户310头奶牛入驻合作社,当年每头产奶牛获益2000元。

  正当韩仁兰奶牛养殖合作社踌躇满志时,冲击全国奶业的三聚氰胺事件发生了,先是国家全面整顿,后是降价限收,再是奶户大量卖牛,韩仁兰奶牛合作社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她的心凉到了冰点。在最无助的那些日子里,时任县长王守林先后多次来到韩仁兰奶牛合作社,鼓励她坚定信心就能渡过难关,她的心里逐渐亮堂起来。奶价太低,奶户赔钱售奶,韩仁兰就自掏腰包,为奶牛合作社奶户发放补贴,不管收购价多少,她每斤给大家补助6角,这一补,整整4个月,花去20万元。没有入社的本村奶户,纷纷抛售奶牛,韩仁兰挨门逐户动员入社,承诺给大家补助,她把更大风险揽在自己的头上,又把村里将近200头奶牛纳进了奶牛合作社,为了支付补助钱,卖掉了自己的48头奶牛。她为给奶户赊饲料,压在自己头上的饲料款高达100多万元……

  韩仁兰的坚定和奉献精神,不仅为广大奶户撑起了一片蓝天,更重要的是在短短的时间里带领大家重振精神。奶牛合作社更有了灵气,入驻奶牛暴满,除了本村外,还吸收本乡韩家坊、屯儿、小清水河、曹娘、花寨及怀仁亲和乡等共32户奶农入驻,奶牛达到560头,比三聚氰胺事件发生前还增加260头。2010年全省妇女创业促进会在韩仁兰奶牛合作社召开,她成了全省妇女创业养奶牛巾帼英雄。

  朱亮是臧寨乡大营村农民,今年47岁,他思想活跃,敢想敢干,虽然是个农民,但一直做着和种地无关的事,做买卖、搞运输、包煤矿、养奶牛,什么赚钱做什么,是村里公认的能人。

  朱亮是从1994年开始养奶牛的,到2002年奶牛发展到20多头,成了村里的养奶牛大户。2008年乘雁门关生态畜牧经济区建设的机遇,他在大营村北建起了建筑面积8900平方米的奶牛合作社,当年建场,当年受益。经过几年艰苦奋斗,奶牛合作社的奶牛效益大大增加,成了全县奶牛大户。截至今年10月底,奶牛达到710头,合作社固定资产已达450万元,有各种大型机械6台,运奶车一辆,挤奶站一座,每头产奶牛纯收入达到4500元。

  “合作社+奶户”是朱亮的经营模式。他建场,奶户入驻。现在有大营、胡家岭、张家营等五个村共计28户,入驻奶牛500头。奶牛合作社为服务好奶户,实行了统一配种、统一购料、统一挤奶、统一销售、统一防疫。朱亮奶牛合作社和邻县一个乡是邻居,2009年这个乡奶牛普遍发生了疫情,给奶牛业带来一定损失,但朱亮的奶牛场,因为防疫到位,未发生一头疫情。奶户高兴地说:“我们的奶牛锁在保险箱里啦。”

  自己富了不算富,大家富了才算富,这是朱亮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事实上,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胡家岭村农民杨勇全,生活过得非常紧张,2008年,他借钱买了一大一小两头奶牛,高高兴兴拉着入驻了奶牛合作社。在朱亮帮助下,他的奶牛发展很快,到2011年10月底,奶牛达到50头,一年下来纯收入可达到20多万元,现在光景过得美滋滋的,今年还买了一辆小轿车。

  王海、王英、李勇春等十多户奶农,2008年入驻奶牛合作社时,每户只有三四头奶牛,现在已发展到三四十头奶牛,每户每年纯收入可达20万元左右,大家伙儿忙着盖新房、买汽车,成了当地的富裕户。

bbin现金官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