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全面禁食天然和驯养陆生野生动物养殖户何去何


发布日期:2020-11-17 01:55 作者:admin 点击:

  在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为强化野生动物市场监管,有效阻断疫情可能的传染源和传播途径,柳州市决定,从1月26日起至疫情解除期间,严禁野生动物向外扩散和转运贩卖。2月2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出台《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下简称“决定”),全面禁食天然和驯养陆生野生动物。

  在柳州环江滨水大道的牛车坪村水冲屯,梁伟建了一家竹鼠养殖常3月10日下午3时许,记者来到了他的养殖场。

  梁伟从事竹鼠养殖已经有近10个年头,年前他想要扩大养殖规模,为此还向银行贷款80万元,打算大干一番。没想到,疫情一来,把他的计划给生生打断了。

  “我记得大约是1月27日,相关部门就来通知说不让卖了。”梁伟告诉记者,自己的养殖场目前有2000多只竹鼠,包括种鼠和商品鼠。因为不能销售,2000多只竹鼠只能这么养着。随着春季的到来,竹鼠也进入繁殖期,每天都有母鼠下仔,养殖场的竹鼠数量也在增加。

  虽然不能销售,但这些竹鼠每天仍需要人喂食和照顾。他的养殖场聘有5名工人,加上竹鼠的食物、水电等成本,还有贷款的银行利息也得照付,一个月需要大约3万元的成本。

  今年60岁的史国强是一名双下肢的残疾人,10年前记者曾采访过他——当时他是柳州市第一个拿到机动车驾照的残疾人,靠养殖野猪和果子狸脱贫致富。如今,史国强还在继续他的养殖行当,他的自强山庄里养着300多只果子狸、蛇等野生动物。

  “我领过一年低保,以后再也不想领了。”史国强说。现在他的养殖场里有六七名工人,自己虽然是一名残疾人,但是不要政府养还能自力更生,产生了效益带动了就业,他不愿意再回去“领低保”。

  这一次遇到新冠肺炎疫情,特种养殖再次面临考验,他希望政府不要“一刀切”,一定要找专家进行专业论证,这样对于养殖户来说才是公平的。

  采访中,柳城凤山的竹鼠养殖大户乔女士告诉记者,她养殖竹鼠有近20年的时间,目前家里的存栏数有3000多只,而下面还有1000多户农户在跟着养殖。养殖竹鼠已经成为当地农民的脱贫产业之一。

  在查阅相关资料后,记者发现,竹鼠、蛇、蛙等特种养殖是柳州不少县区选择的脱贫项目。

  12日,记者从柳州市林业和园林局了解到,近年来,柳州市特种动物养殖产业发展较为迅速,已成为农户脱贫致富的重要产业。据统计,当前柳州市约有380家养殖户,其中超过60%都是一些挂靠公司、合作社的农户,或无证散养的贫困户,从业人员超过1000人,年产值约2.5亿元。自疫情爆发后,柳州市所有养殖场全面停止交易,所有存栏野生动物全部隔离封存,特种动物饲养产业陷入全面停滞状态。而《决定》发布后,这些人工养殖的竹鼠、蛇、鸵鸟等都包含在禁止食用范围内,这对养殖的企业、合作社、贫困户以及当地经济就业都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决定》在“禁食天然和驯养陆生野生动物”的同时,还要求有关地方人民政府指导和帮助受影响的农户调整、转变生产经营活动,根据实际情况给予一定补偿。目前,柳州市林业和园林局正在对全市特种动物养殖户数量及存栏数进行排查。

  林业和园林局公园管理和野生动植物保护科工作人员韦贵海介绍,一旦全面禁食,这些存量动物处置起来是一个很大的难题。目前柳州市共封存人工驯养野生动物约30万头/条/只,其中最多的是蛇类、鼠类、鳄鱼类等,并以食用为最主要的经营方式,养殖单位在短时间内也难以向药用或者其他方式转型,导致大量的存量动物无处消化。

  目前,林业和园林局已将数据上报。但他们同时也建议将龟鳖类、毛皮动物、蛇类、鹿类、鳄鱼类、蛙类等人工繁育技术成熟,已形成集约化生产的动物列入畜牧法规定的“畜禽遗传资源目录”,不再属于野生动物,改由农业农村部门主管,按照畜牧法的规定进行管理,并进行严格检疫;建议进一步整合政府职能部门,强化野生动植物管理,并协同森林公安等部门加强执法力度,同时引入社会组织和公众参与监督。(记者岑琴/文 记者卿要林/图)

bbin现金官网

×